行业新闻

监管来临,电子烟行业蓝海不再?——浅析国内电子烟行业发展前景

2021-03-29 18:45:47 拉风姐 6





 3月22日工信部、国家烟草专卖局对电子烟行业放出杀招,公开征求对《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在《专卖法实施条例》中增加且仅增加一条“悦刻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当日,国内电子烟龙头——悦刻——股价应声收跌48%,电子烟行业一片愁云惨雾。笔者认为,既然电子烟的“兄弟”、另一种新型烟草产品——加热不燃烧烟实质上已经归入了国内市场的烟草专卖制度,此次收编电子烟也已成定局,好似一路狂奔之后突然被勒紧了缰绳;但长期市场仍然向好,电子烟厂商若及时转换发展思路,仍大有可为。


  上半场:野蛮生长、隐患相随


  最近几年,国内电子烟享受了“野蛮生长”的上半场,成为了新型烟草市场的绝对明星。据统计,单单2019年,国内新增电子烟企业33家,投资规模超5亿元,为2018年投资总额的20倍以上,这种迅猛发展的态势从下图所示的近年来电子烟相关专利申请量上也可见一斑。悦刻便是这股浪潮中的佼佼者:今年1月22日悦刻在纽交所上市,开盘暴涨104%,触发停牌熔断,一时间风光无两;根据招股书,悦刻2018-2020三年间,前三季度收入从1.33亿元暴增到22.01亿元,占据了国内62.6%的市场份额。悦刻的成功是国内电子烟行业野蛮生长的缩影。


  


  近年来电子烟相关专利申请量急速上升


  但是,健康疑虑一直是电子烟挥之不去的阴影。英国卫生部曾指出“电子烟的危害比传统卷烟降低95%”,但是同时声明“电子烟使用的长期健康影响尚不清楚”。除尼古丁外,电子烟还包括了丙二醇、甘油、香料等添加剂,这些添加剂长期与肺部接触所产生的健康危害尚不明确。2019年美国各地医院收治了数千件与电子烟有关的肺病病例(美国疾控中心将该种肺病命名为“EVALI”),共导致60余人死亡。研究显示,电子烟肺病EVALI也许与电子烟雾化液中使用的添加剂有关。另外,电子烟作为一种新生事物,结构上比传统卷烟复杂得多,如加热温度等工作参数在实际使用中可能会偏离设计范围,在不同工况下对健康风险的长期实验论证仍比较缺乏。


  实际上,健康争议是所有烟草产品普遍面临的无解难题。但是对于电子烟来说,青少年的普遍使用,更是加剧了社会公众对健康隐患的担忧。


  电子烟自带“更新潮更酷”的标签,加之丰富的口味和较轻的刺激性,得到了年轻人的追捧,同时也因此受到各国舆论的谴责。2019年8月,电子烟成瘾青少年的家长以及电子烟反对者聚集在Juul位于曼哈顿的办公室举行了示威活动。同样,电子烟也悄然流行于我国学校中,甚至在小学校门口文具店占据一席之地。早在2018年8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就联合发布了《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通知》,但是实际效果有所欠缺。2019年双11之前,两部门继续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全面限制电子烟网络营销,这也是国际电子烟巨头Juul进军中国计划夭折的重要原因之一。


  Juul在美国一直努力寻求官方认可,但其产品的上市审查(PMTA)仍在FDA的流程之中,迟迟未能通过。相较之下,电子烟的兄弟——另一种新型烟草制品——加热不燃烧产品明显得到了更多的官方认可:菲莫国际的加热不燃烧烟草产品IQOS 2.4和IQOS 3.0产品分别在2019年4月和2020年10月通过FDA的PMTA审查,IQOS 2.4在2020年7月7日更是通过了风险改变产品审查(MRTP),可以在宣传中标注其风险更低。


  因此,从社会舆论以及官方态度两个角度来看,电子烟对于健康的潜在威胁,尤其是考虑到电子烟对于青少年的巨大吸引力,是制约电子烟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


  下半场:转变思路、长期向好


  上面提到的电子烟的兄弟——加热不燃烧产品由于符合《烟草专卖法》中对于烟草产品的定义,属于烟草专卖制度的一部分,早已经成为业内共识;电子烟虽然有着更加“离经叛道”的形式,但由于其毫不逊色的尼古丁含量和成瘾性,更像是烟草专卖制度中的bug。


  引用悦刻官网数据,使用悦刻电子烟抽吸一口最高可吸入尼古丁0.182mg,按照传统卷烟一支可抽吸12口的使用习惯来计算,使用悦刻电子烟抽吸12口的话实际上最高可吸入尼古丁0.182mg*12=2.184mg——相较于目前传统卷烟普遍1mg以下的烟气烟碱含量只多不少。从尼古丁这种最关键物质的摄入量来看,电子烟划归于烟草产品统一管理,在理论上具有合理性。


  美国、俄罗斯等国家,也同样将电子烟作为烟草产品进行管理,《征求意见稿》也符合常见的国际惯例。唯一不同的是我国实行烟草专卖制度,如何将已经市场化的电子烟与烟草专卖制度相结合,需等待进一步的实施细则出台。


  对于国内电子烟企业,在线上销售渠道受限之后,已纷纷布局线下渠道,营收环境大不如前,《征求意见稿》的出台无异于雪上加霜,行业洗牌在所难免。并且,在划归烟草产品统一管理之后,生产、批发、零售三个环节均需申请烟草专卖许可证,市场行为受到更多约束,企业的运营成本必将持续上升。下一步,限制青少年购买和使用电子烟将是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电子烟消费群体也会明显收窄。目前来讲,国内电子烟企业回归“小而美”,服务小众群体,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由于国内烟草消费市场十分巨大,而电子烟渗透率还处在较低水平,长期来看,电子烟市场增长是必然的。国内电子烟企业若能做好产品定位,打出差异化优势,就仍可找到较大的增长空间。


  对于已有电子烟产品储备的中烟公司,这是显然的利好消息;特别是对于传统卷烟产品优势不大的中烟公司,一旦“国家队”产品入场时机成熟,这就是难得一遇的超车契机。调研显示,部分中烟公司早在2011年即开始申请电子烟相关专利,已经进行了长期的技术储备,近年来此领域的专利申请也呈现稳步上升的趋势。


  


  中烟公司在电子烟领域的专利申请量稳步上升


  对于尚无成熟电子产品的中烟公司,由于《征求意见稿》仅是对于电子烟的管理作出规定,电子烟国家队推广上市日期尚未有定数,仍有时间通过多种渠道开发电子烟产品。并且笔者认为短时间内,电子烟不会对国内的传统卷烟市场造成过大影响,若把握好传统卷烟的基本盘,仍可保证目前市场地位。


  对于国外烟企,《征求意见稿》落地,入华大门基本关闭。实际上,Juul的败走麦城,已经实质上打消了外企进入国内烟草市场的念头。但需要注意的是,国外烟企已在国内布局了许多与电子烟相关的专利,并且已经开始利用这些专利进行侵权诉讼,国内企业在进行电子烟技术研发、产品推广销售时,需要注意国外烟企构建的专利壁垒。


  对于上游供应链,《征求意见稿》提高了准入门槛,同时也意味着电子烟市场很有可能在统一管理中有序增长,有能力获取准入资质的供应链企业,将获得较大的先发优势。


  总而言之,对于国内的电子烟市场,挫折是暂时的,增长是必然的,只有依托更好的技术和产品,才能把握住即将到来的电子烟“下半场”。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