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正本清源,出手“电子烟”的阴谋阳谋

2021-03-25 17:03:44 拉风姐 2




3月22日,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共同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在原有条例附则中增加“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这意味着,过去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悦刻或将正式纳入政府监管范围。


信息的公布引起了市场哗然。在美国才上市的电子烟龙头雾芯科技(悦刻)开盘暴跌超过47%,单日市值蒸发941.55亿元,而去年成功赴港上市的电子烟最大生厂商麦克韦尔母公司思摩尔国际,开盘则暴跌超过35%。


市场的变化直接反应了资本对电子烟行业的态度,甚至被认为是曾吸引无数资本的电子烟行业的落幕的信号。但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的发布,既是电子烟野蛮生长的终点,也是电子烟规范发展的起点。正本清源,才能帮助电子烟行业行稳致远。


“戒烟”上瘾


电子烟的发展源于烟草企业不断降低烟草有害性的尝试。


烟草行业为全球创造了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并给政府提供大量的税收收入。但同时,50%的烟草消费者因吸烟而死亡,也给医疗保健系统造成沉重的,本可避免的巨大损失。


大量证据表明,吸烟会通过几种机制增加呼吸道感染的风险。比如,吸烟会损害免疫系统。并且,由于免疫功能受损,潜伏性和活动性结核感染的风险几乎会增加一倍。因此,反烟、控烟运动的全球盛行使得各大烟草公司不断尝试降低烟草的有害性。


各企业首先从控制焦油出发,经过半个多世纪降焦减害,全球卷烟焦油量已降到平均 10毫克/支,而发达国家卷烟焦油量基本稳定在6~8毫克/支。随着降焦发展潜力的降低,电子烟成为推动行业减害发展的新方向。


电子烟的想法最早由美国人Gilbert于1963 年提出,该“无烟、非烟草香烟”的专利设计通过加热液态尼古丁产生蒸汽模拟吸烟的感觉,但在当时并未获得市场认可。直到2004 年,我国药剂师韩力发明了现代意义上的首款电子烟,并通过北京如烟公司进行生产销售。很快,电子烟就在全球风靡,2008 年销售额即达到了 2.78 亿元。


显然,不管是韩力发明电子烟的初衷,还是之后烟民使用电子烟的动机,无外乎是希望能够通过电子烟省钱、降低健康危害,甚至实现戒烟。电子烟也正是凭借这样诱人的优势,受到全球烟民们的热衷和青睐。


医学期刊 NEJM曾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为期一年的随访调查中,使用电子烟的成年人中有 18% 的人成功戒烟,而使用其它类型尼古丁替代产品的成年人中只有不到 10% 实现戒烟。从这个角度来看,电子烟的出现,给世界卫生组织所讨论的全球巨大烟草负担带来了转机。


然而,从资本的角度来看,这无异于开辟了一个规模可与传统烟草市场比肩的全新市场。很快,电子烟就从原本设计来戒烟的“替代品”,通过“健康”“酷炫”等概念在年轻人中流行起来,并把无数年轻人拉进危险的漩涡。戒烟成为另一种上瘾。


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显示,2018 年美国中学生抽电子烟的人数增加了 150 万,比起 2017 年增长了约 71%。2019 年,中国新闻周刊曾的卫健委的预估数据更是触目惊心——我国 15 岁及以上的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大约在 1000 万。


更重要的是,多项研究都一致证实,青少年和年轻成年人使用电子烟和随后开始使用卷烟之间的强有力相关性,电子烟的“入门效应”凸显。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团队在《儿科学》上的一篇青少年使用电子烟与日后烟草使用关系的研究显示:使用电子烟会直接导致青少年日后烟草成瘾。这一研究和此前公共卫生学界的多项研究结论吻合:青少年好奇心强,容易在不完全了解其健康危害的情况下产生尼古丁依赖,进而发展为长期吸烟者。


深圳控烟办在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同时使用过卷烟和电子烟的学生中,先使用电子烟后使用卷烟的比例占到了24.2%。一旦成瘾,烟弹的消耗将源源不断。电子烟巨头悦刻财报显示,烟弹出货量虽然在2020年一季度下降至2200万颗,但随后的二季度和三季度,出货量恢复至4080万、6190万颗,创出新高。


在电子烟使用人群迅猛增长的另一边,当然是电子烟市场的日渐扩大。根据世界烟草发展报告估算,17年电子烟消费者达到3500 万人,电子烟销售额约120 亿美元,较2010 年增长13倍,年复合增速约 45%。据 Research and Market 发布的《2016-2025 全球电子烟和雾化器,装置和零售市场分析预测》报告预测,至2025年,电子烟全球市场规模有望超过 470 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速达到 25.99%。


至此,作为一种越来越规模化、品牌化的商品,电子烟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帮人戒烟”的初衷。毕竟,很少听说哪一款被资本寄予厚望的商品,其宿命就是让购买它的消费者最终戒掉使用它。


电子烟绝非无害


为了吸烟更“健康”,电子烟应运而生,但已有大量的研究证实,电子烟或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健康”。即便部分电子烟相比传统香烟有明显减害作用,但电子烟也绝非无害。


一方面,世界卫生组织称世卫组织既曾发布报告称,没有充足证据支持电子烟无害,吸烟者只有完全戒除尼古丁,才能最大程度受益,而电子烟中同样含有尼古丁成分。因此,关于电子烟是否是一种有效的戒烟工具,依然存在很大争议,目前回答这个问题还为时过早。


并且,正如前述,既然电子烟可以成为烟草的替代品,那么烟草也可以成为电子烟的替代品。吸食电子烟,可能增加接触传统烟草的几率。达特茅斯学院根据调查后估算出,2015 年美国有 2070 名吸烟者在电子烟的帮助下戒烟,但同时 168000 名从未吸烟的青少年在首次尝试使用电子烟后开始吸烟。


另一方面,在致癌性上,传统的烟草燃烧过程中会产生烟焦油,被吸入肺中后,会引发癌症。电子烟虽没有燃烧过程,但为了追求多变的味道,烟液中常会添加芳香气味剂,这就是“烟民”吞吐的烟气不再一味呛人,而是出现了各种各样“好闻”的味道原因。


从薄荷味、甘草味到西瓜味、苹果味等,对于电子烟宣传的所谓“辅助戒烟、健康无害、0二手烟”,广大烟民深以为然。事实上,经加热后会形成肺毒性物质,如丙二醇、丙烯醛、肉桂醛等,对吸烟者和周围人的健康产生危害。如果烟液过热,还有可能会形成甲醛这种致癌物质。


此外,电子烟对慢性肺病可能也有影响。传统香烟危害的健康研究早已发现,吸烟相关的支气管疾病、肺病与流感嗜血杆菌、肺炎链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和绿脓杆菌等细菌关联密切。英国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Queen'sUniversityBelfast)药学院的研究团队比较了传统香烟的烟雾和电子烟的蒸汽对这几种关键病原菌的影响。


研究人员把这几种细菌暴露在香烟烟雾提取物或电子烟蒸汽提取物中进行培养,并以没有香烟烟雾和电子烟蒸汽提取物的“健康”环境作为对照。结果发现,这些细菌在香烟烟雾或电子烟蒸汽的提取物中非但生长没有受到不良影响,还增强了细菌生物膜(biofilm)的形成。


生物膜指的是一种或多种微生物形成的聚合体,可以给微生物提供保护,加强它们的感染能力。从这一结果来看,香烟烟雾和电子烟蒸汽都会让常见的肺部致病菌变得更有害,更容易造成顽固感染。


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项研究再次验证了这一点。相比于不吸烟的人,吸食电子烟的人,罹患慢性肺病的风险升高了近30%;而既吸食电子烟又抽传统香烟的人,罹患慢性肺病的风险升高了近200%。


当然,尽管电子烟绝非无害,但部分产品相比传统香烟有明显减害作用。英国伯明翰大学、法国国家实验室等组织对电子烟与普通卷烟进行对比发现,和普通香烟相比,电子烟没有氢氰酸、一氧化碳、焦油、铅、二氧化碳、砷、丙烯醛、汞等有害物质。


实验结果表明,电子烟散发的蒸汽相比普通香烟少了9-450倍的有毒物质。并且,检测出来的有毒物质,比如甲醛、乙醛,或者丙烯醛,这些物质含量非常少。法国国家实验室表示,电子烟所产生的有毒物质取决于设备的发热功率(即温度)和蒸汽的蒸发环境。可以说,相较于普通烟草,电子烟风险要低得多。


正本清源,行稳致远


客观认识电子烟的风险与利好,实施监管,正本清源,才能帮助电子烟行业行稳致远。事实上,被市场看好的电子烟也一直经历着与监管的动态博弈。


2009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相关的控烟法案,从立法层面赋予了美国食药监局对电子烟的监管权。2016年5月5日,美国食药监局发布了电子烟管控办法,强制要求2007年以后上市的所有电子烟产品必须通过一系列极其昂贵的检测方可继续销售。所有的电子烟产品,从电子烟油到蒸发器,都要经过可追溯的上市前审批程序。


随后,无烟权利联盟和其他9个组织于2016年6月对美国食药监局、美国食药监局局长提出申诉。在华盛顿地区法院的另外一起针对美国食药监局的诉讼案中,全球最大烟草公司之一奥驰亚起诉美国食药监局禁止电子烟和雪茄产品的标签出现如低“轻”或“轻微”这样的用词。


在巨大的反对浪潮下,美国食药监局被迫妥协。2017年7月28日,美国食药监局宣布了一个新的监管框架,以“在监管和鼓励开发可能比卷烟更危险的创新烟草产品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


而在中国,电子烟作为烟草类行业中的高科技产品,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法律的监管,在早期也让消费者产生了无害的错觉,很多烟草公司把电子烟的研发作为一个突破点,同时积极推广电子烟的消费。但随着电子烟风险的日益突出,电子烟的监管之剑的落下则是电子烟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2019年年初,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在公布的《2019年吸烟(公众卫生)(修订)条例草案》中,就建议禁止进口、制造、售卖、分发和宣传包括电子烟在内的另类吸烟产品,以保障公众健康,违例者刑罚最高可达5万港元罚款和监禁半年。



2019年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发布电子烟广告”。这也是国家第一次对电子烟行业出手,可以说是立竿见影,过度依赖线上的电子烟公司如潮水般褪去。


从当时的要求来看,《通告》暂未将雾化型电子烟纳入烟草监管的动作,仅为禁止线上销售。而此次工信部的“明确加强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则将过去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电子烟或将正式纳入政府监管范围。包括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符合电子烟产品特性以及当前国际监管的通行做法;增强电子烟监管效能。


事实上,站在公共卫生角度看,全球卫生界也需要认识到电子烟制造商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并对如何销售和使用这些产品采用更严格的规则。电子烟早已不是“风口”,正本清源,才能避免电子烟行业乱象丛生,帮助电子烟行业行稳致远。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